楚天金報訊 ●山西最年輕首富面臨破產重整
  ●11年前的富豪父親之死,就像一頭大象被一隻螞蟻輕輕絆倒
  11月12日,山西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連發5份公告,“海鑫系”5家企業的破產重整,正式進入法律程序。
  子承父業的第11個年頭,山西海鑫鋼鐵集團在李兆會這位80後億萬富翁手裡迎來了破產重整的命運。其實,這家中國第二大民營鋼企,早在今年3月18日就已全面停產。一個富二代接班的11年,也是家族實業盛極而衰的11年,這個昔日的山西豪門還有機會卷土重來嗎?11年,對一個年輕人來講意味著什麼?
  2003年
  中國式繼承
  11月12日下午,山西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的5張公告貼到海鑫大廈門口。
  對於海鑫鋼鐵的真實負債,新華社引用公開數據稱,海鑫鋼鐵現有負債及對外擔保數字約為104.59億元,而整個集團的賬面資產僅100.68億元,這意味著其負債率超過100%。
  目前,由運城中院派駐的重整清算組已進入“海鑫系”5家公司,並作為實際管理人展開工作。
  對於海鑫鋼鐵今後的出路,海鑫鋼鐵一內部人士表示,目前尚未找到接手方,但集團董事長李兆會,已回到聞喜縣處理相關事宜。
  因父親李海倉被槍殺身亡而意外接手海鑫集團,11年來,山西最年輕首富李兆會的人生跌宕起伏。
  時間回到2003年1月22日上午10時許。馮引亮持槍走進海鑫集團董事長李海倉的辦公室。11時30分左右,馮開槍將李海倉打死,然後把槍對準了自己的腦袋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馮曾是聞喜縣東鎮的首富,後因經營不善日漸潦倒。報紙上登出的結論是“馮因屢次欲將自己承包的土地轉讓給李海倉未果,遂起殺心”。
  站在東鎮,站在海鑫這個龐大的萬人企業內部,會感到李海倉的死,就像一個玩笑:一隻螞蟻把一頭大象輕輕絆倒了。
  持有企業90%以上股權的李海倉,沒有立過遺囑。據《中國企業家》當年調查,絕大多數私企老闆也沒有立過或者想過要立遺囑。
  經過家族會議提議、政府考核認可、說服外部法人股東,李海倉去世後28天,李海倉22歲的兒子李兆會,中斷澳大利亞的留學正式接班,財產繼承人與企業接班人合二為一。這是一個中國式的繼承,“少主繼位,老臣輔佐”。
  2009年
  “超300億”的豪言
  22歲的李兆會曾經拒絕過接班。“很快就想到這些問題:父親沒了,我們這個家該怎麼辦?公司這麼大,又怎麼辦?當時完全沒有考慮做這個董事長,我覺得我沒有這個能力。有太多的人比我適合這個角色。當時我很軟弱,不想受這份苦,想逃避。我五叔,六叔,辛總,他們雖然跟我父親有差距,但至少跟我不在同一個層次。”
  最終,他決定接班。“我的理念是如果你想把企業做大的話,一定要讓企業透明化,做正規。我現在有兩個責任:一是盡家庭責任;一是延續父親的事業。我從來沒有思考過我父親的財富。現在財富對我來說是種壓力,我明白海鑫有9000多人等我開飯,我一個決策失誤,會砸掉許多人的飯碗。這個壓力對我是太大了。”
  最初,得益於爺爺李春元的支持和李海倉生前對企業的綢繆,李兆會接手海鑫鋼鐵第一年,海鑫完成總產值70億元,實現利稅12億元,成為海鑫發展最迅速、最好的一年。
  其後,李兆會專心解決“奪權”問題。海鑫內部人士透露,在爺爺李春元的支持下,李兆會先是將創業元老、海鑫集團副董事長兼黨委書記辛存海調離權力核心,之後,李兆會的五叔李天虎被巧妙地“趕走”,代價是海鑫鋼鐵旗下的一家水泥廠歸其所有。最後,李兆會將自小與其親近的六叔李文傑帶進海鑫,隨後幾年李文傑一直擔任海鑫集團總裁,成為李兆會的心腹。
  2009年,當海鑫深陷金融危機遭遇停產時,李文傑還對外放出豪言,“三年內要做到營收超300億”。但三年過去了,李文傑卻悄然離開了聞喜縣,去漢中發展礦產和房地產生意,當年的口號已無人提起。
  2012年
  “空巢”海鑫
  2012年,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再度前往海鑫所在的聞喜縣川口村。
  十年來,這家企業深居山西腹地,自李兆會接班以來幾乎從未接受過任何採訪。就連當地政府官員都很難見上李兆會一面,“我們縣長曾經想拜訪李兆會,最後都沒有成行。李兆會自從接手海鑫以來每年露面的次數屈指可數。”聞喜縣委宣傳部一位官員說。“李兆會這幾年來基本就是掛個名,他的興趣根本不在鋼鐵上。”採訪中,不止一位海鑫員工向記者表示。
  海鑫時任總裁為原來分管生產的常務副總裁陳金髮,非李氏家族的成員。之前,李兆會的妹妹李兆霞也常年獃在海鑫,負責海鑫的財務工作,但春節以後也發生了變化。“原來集團進出的財務都是由李兆霞掌控,沒有她的簽字批不了錢,但過完春節後這一規定取消了,李兆霞現在常年在上海。”海鑫集團一名員工表示。
  隨著海鑫集團的核心管理層李文傑、李兆霞相繼撤離,李兆會又以北京為主要據點,曾經盛極一時的海鑫集團在聞喜的總部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個“空巢”。“中層領導都是李氏家族的外戚把持,李兆會又常年不在海鑫,對企業的掌控力非常小。”該員工透露,海鑫最大的問題在於“群龍無首”,又沒有制度保證,所以腐敗叢生。
  聞喜縣一個中式四合院,曾是李兆會爺爺李春元的住所,但已人去樓空。鄰居表示,李春元離開聞喜去了太原。
  這位時年80歲的老人當年力排眾議極力主導了李兆會的繼承,並力勸李天虎離開海鑫,為的是保證這個家族企業繼承權的完整和內部利益的平衡,而如今換回的卻是分崩離析。
  2014年
  債權人重整申請
  與海鑫“空巢”相對應的,是李兆會及李兆霞兄妹二人在資本市場上的頻頻逗留。
  2004年,李兆會的海鑫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將近6億元的價格,從中色股份手中購得民生銀行1.6億多股,位列民生銀行第十大股東。隨後在A股最火爆的2007年,李拋售近1億股,套現超10億元;而在當年的胡潤百富榜中,李兆會85億元的身家部分要歸功於這項投資。
  這開啟了李兆會轉型資本市場的前奏。
  此外,銀華基金、民生人壽、山西證券等眾多金融股曾是李兆會青睞的投資對象。
  然而2007年短暫的輝煌過後,A股市場從6000點步入漫長的熊市;李兆會也開始一步步售出其所持的銀華基金、山西證券股份,但套現收益卻大有下降。
  2012年4月,民生銀行在呼和浩特舉辦乳業產業鏈的活動上,記者偶然發現了李兆會。現實中的他並沒有網上流傳的照片那麼胖,一臉嚴肅,似有拒人千里之感,身材高大的保鏢常侍於左右。“去年(2011年)中秋節後,(李兆會、車曉)兩人就已和平分手,分手費也沒有傳說中的3億多。”一位與李兆會相熟的鋼鐵企業“二代”如是跟記者說。
  此時李兆會接班已近十年。這十年,其實是“逃離”鋼鐵主業的十年。
  日本豐田家族的開山鼻祖豐田佐吉(1867-1930年)有句名言,“一代一事業”,即家族成員必須要在一個獨立的事業上展示和證明自己的能力。豐田家族的家訓多少與今天“創二代”的內涵相似。然而,李兆會過去十年的實業與投資之路,卻未複製父親的成功——海鑫鋼鐵的4家債權人,今年下半年分別向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對海鑫鋼鐵等5家公司的重整申請。
  ■鏈接
  李兆會之妹再造百億級公司
  此次海鑫鋼鐵的4家債權人中,出現了海鑫鋼鐵“自家人”李兆霞實際控制的海博鑫惠的身影。
  早在2010年底,海鑫鋼鐵在李兆霞的主導下進行了一次強力改革,裁掉了1000多名幹部,將員工的工資平均提高了20%以上。與此同時,作為改革的另一大舉措,即是將原料採購與成品銷售業務,從海鑫實業剝離,放到主做貿易的海博鑫惠旗下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曾被海鑫實業控股的海博鑫惠,如今已是獨立公司,在海鑫實業走下坡路時,海博鑫惠的資產上升至近百億元。據遼寧成大相關公告顯示,海博鑫惠2012年末總資產已經達94.93億元,已接近海鑫實業2009年末的總資產水平。
  不過,在海鑫鋼鐵停產之時,海博鑫惠和海鑫實業只有業務上往來,無股權上的瓜葛,海博鑫惠的股權結構變成了由李兆霞等三個自然人共同持有。
  2014年3月,幾乎在海鑫鋼鐵全面停產的同時,註冊地在上海的海博鑫惠,已同海鑫實業一起被債權人告上法庭,並申請財產保全。
  (綜合《每日經濟新聞》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《中國企業家》報道)
  (原標題:聚焦李兆會)
創作者介紹

鄭元暢

im34imxtx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